中国视角下的自恋以及每个人都需要一定的自恋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30日
       前段时间, 我读到王晓波的一句话:人类所有的苦难, 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乍一看, 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一句话道出了真相。不过, 仔细琢磨这句话, 又有一些别的感受。
       这句话可以这样重组, 因无能而愤怒和痛苦, 对自己能力的否定导致痛苦的产生。什么是无能?似乎没有统一的定义和标准来评价我们是否有能力;能力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个人和社会对自身能力的认识和评价。就个人而言, 类似于认知治疗中的 ABC 理论, 不是事物 A 引起了你的情绪 C, 而是你对事物 A 的感知 B 引起了你的情绪 C。也就是说, 事物本身并不能解释你的无能, 但你自己的概念体系导致你判断自己:无能。对自己能力的感知在心理学中可以找到一个对应的词, 那就是效能, 在我看来, 这种效能感可以追溯到自恋。每个人都需要适度、健康的自恋, 当我们的自恋没有得到满足甚至受到打击时, 痛苦就会发生。
       我们人类的自恋几乎无处不在, 自恋的破坏无处不在, 包括考试不及格、考试不及格、被导师或学长批评, 以及失去朋友和爱人的沮丧、愤怒甚至严重后果。在消极的生活事件和重大自然灾害中无助的沮丧。无论是内功不足, 还是生活不确定无论是我们无法控制元素的发展, 还是无法抵抗外力等等, 这些因素造成的自恋挫折感都会让我们产生负面情绪。我们自恋的发展水平和复原力是我们有多沮丧以及我们能多快回到以前的状态的直接结果。比如, 如果同一次考试不及格, 有的学生会受到重创, 严重的自我怀疑, 自卑, 长期抑郁;有的学生虽然一开始很郁闷,

但后来就会清醒过来, 总结原因, 迎头赶上, 有所进步。将其作为未来研究的警告;有的同学根本不在意, 别想太多, 提醒自己下次要努力学习。每个人与生俱来就有原始自恋, 其发展与成长、环境和社会文化息息相关。大多数人的自恋处于正常、健康的水平,

而有些人的自恋发展是特殊的, 过度收缩或扩张。
       萎缩型自恋的人很可能自卑, 自卑, 认为自己不是很有价值, 比如不太自信、顺从、不敢提出异议、行为保守、不敢向他人求助。其他 。而自恋膨胀的人会表现出过分自信、傲慢, 甚至蔑视他人。这些差异与从童年到成年的成长过程中的家庭环境、父母教养、学校教育和个人情况有关。在更大的范围内, 自恋的发展也与社会文化息息相关。中国文化属于典型的集体主义文化。当枪击中鸟时, 森林中会出现一棵树, 风会摧毁它。在这种集体主义文化下, 如果个人能力过于突出而出类拔萃, 很有可能会有不好的下场。集体对个人的能力有较大程度的压制, 或者当个人能力出众时, 个人要懂得回馈集体, 把个人的成就归于集体, 而不是为了一己私利。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 个人内心自恋的发展不宜过于张扬, 需要在内外分工的基础上进行有机整合, 即对自己的能力有心理上的自信, 但对外不能过于张扬。表现, 需要谦虚谨慎。与社会文化相关的自恋发展的另一个方面是, 个人是根据社会中的普遍价值观来判断的, 例如, 他们是否好, 以及好/不好。
       受主流价值观影响多年后, 个体倾向于认同和接受这种判断, 进而影响内心自恋的发展。中国人的自恋往往是基于各种外在因素, 而主流社会价值体系也判断一个人是否优秀和成功。
       例如, 我们会看重工作性质、工作水平、薪资、职业发展前景和住房、汽车水平等, 但很少关注内在体验。当我们评估自己是否优秀和成功时, 不是我们是否快乐, 而是我们是否领先于这些外部因素。回到王晓波的话, 我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 认怂似乎成了一个很重要的品质。最近有几个朋友跟我提起这个词, 我不禁感叹, 是的, 当我发现我做到了在能力不足的时候, 能够冷静地低头不怒自威地认怂, 也是非常睿智和勇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