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企业发债近乎停摆 今年改善空间不大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3日
       冉学东去年的社会融资增量数据是一个非常不平衡的市场, 媒体将其概括为“三多三少”。 “三多”是指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发放的本外币贷款同比大幅增长。 全年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发放本外币贷款13.85万亿元, 比上年增加1.97万亿元。
        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同比大幅增加。 同时, 全年信托贷款增加2.26万亿元, 比上年增加1.4万亿元; 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增加5364亿元, 比上年增加2.49万亿元。 “三少”是指委托贷款同比增幅明显减少。 全年委托贷款增加7770亿元, 比上年减少1.41万亿元。 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减少较多。 全年公司债券净融资4495亿元, 比上年减少2.55万亿元。 此外, 股权融资也比上年少。 境内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8734亿元, 比上年减少3682亿元。 这里最值得一提的是, 企业债市场同比少发近2.55万亿, 年发行量不足5000亿。 这个市场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核心原因是央行去年底开始上调市场利率, 进而导致市场利率、货币基金利率、信托融资利率、银行理财产品利率不断上升。 飙升, 企业试图以观望的态度推迟发债, 稍等片刻, 等利率回落的时候再发。 但结果是市场的利率一次又一次地上涨。 到年底, 10年期国债上涨4%, 10年期国开行债券上涨5%。 整个债市一片哗然, 步入漫漫长路。
        此时, 公司将债券市场的发行成本与贷款进行对比, 发现不如贷款, 因为央行虽然上调了公开市场操作利率, 但并未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
        存贷款基准利率。 由于商业银行贷款的竞争还比较激烈, 加息幅度并不高。 因此, 他们开始使用贷款而不是发行债券。 企业债券发行量萎缩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去年以来企业违约率上升。 《华夏时报》总结了8家大型企业, 包括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 集中在东北和山东地区, 设计了各个领域。 包括农业、能源、有色金属、钢铁和机床, 如魏桥集团、丹东港、五羊建设、大连机床、江泉集团、七星集团、博源集团、辉山乳业等企业, 这里只是统计比较 显着 公司, 这些公司去年违约, 有两个特点:一是大型国企开始倒闭, 打破了市场对国企的信心, 二是优质民营企业开始倒闭 破产, 也打破了市场对优质民营企业的信念。 企业的违约让很多金融机构陷入困境, 比如很多银行都深陷其中,

动辄数十亿的不良资产, 后续的清算重组非常复杂, 不仅影响到发债企业 , 也使得许多银行信贷和私募股权。 债务陷入困境。 债券市场违约让金融机构面临债券发行银行需求停滞不前。 如果没有足够的收益补偿, 机构也不敢尝试, 但利率不能上升太多。 权衡之下, 选择信托贷款或银行信贷是合乎逻辑的。 不仅是市场因素, 还有去年宏观政策的变化。 去年10月底, 沪深证券交易所发布《关于试行房地产及产能过剩行业公司债券分类监管工作的函》, 不仅限制了发行人的资格(标的 AA级及以上, 必须符合四大标准), 并在不同指标之间设定风险控制标准, 并限制房地产公司募集资金用于购买土地, 防止企业无序扩张, 严格审查 监管企业债券发行, 支持实体经济, 限制房地产和污染、高耗能行业发债。 房地产公司、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的公司债券发行受政策限制, 但奇怪的是, 有很多准平台, 即政府融资平台的发行。 市场现在最关心的是今年债市能否延续这种状态。 笔者认为, 从目前来看, 改进的空间可能不大。 由于今年金融环境大规模收紧, 银行业和信托业的进一步整顿将直接导致表外信贷收缩, 货币创造进一步收缩, 市场利率大概率 会升起来。 只是这轮影子银行整治可能会导致市场利率趋于稳定, 不会像去年那样上升, 但贷款利率可能会上升, 因为即使银行的存贷款基准利率不变, 它的债务成本正在上升, 迫使银行提高利率。 此外, 今年的通胀可能高于去年。 能否构成通胀, 目前无法确定, 但上涨是肯定的。 主要是由于国际油价上涨, 油价推高化肥等价格, 推高食品价格。
        商务部食品价格连续八周上涨, 上周食品价格环比涨幅扩大至1.6%。 有机构认为, 2月份CPI有望升至2%以上。 所有这些都可能推动利率上升。 由于贷款利率可能上升, 企业可能会再次通过发债筹集资金,

但增量不会太大, 因为市场利率可能上升, 增加发债成本。 另外, 随着今年宏观调控进一步趋严, 估计房企发债的空间不大, 因为监管不是“拉抽屉”, 而是甘肃等部分省份 省份, 可能会放松一些, 对地方债务的监管仍然非常有限。 严格来说, 地方融资平台实体企业经营难度大, 扩大发债的可能性不大。 由于经济运行环境和政府调控不会发生明显变化, 今年企业债券融资增量不会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