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腰斩价格升温“最冷”旅游地 飞猪借“两极”扩张全球游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2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王晓宇蓬塔阿里纳斯报道, 在“北极游”的创立极大地推动了中国游客前往地球最北端的热情之后, 阿里巴巴旗下的旅游平台飞猪将再次 . 目标瞄准南极洲,

另一个“寒冷”的目的地。 2018年前两个月, 飞猪将通过四期“南极专线”共派出2000名中国游客赴南极, 并与供应商直接独家合作, 实现低成本供应的自营模式 将从地球最北端延伸到最南端, 成为阿里巴巴全球旅游战略下最引人注目的两个支点。 高端到“平价” “如果10万元以上的南极旅游产品价格还是价格问题, 那么5万元的产品就是梦想问题。” 飞猪首席设计官崂山2月3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此次飞猪南极专线产品的起售价甚至不到5万元。 与之前一直保持在几十万甚至几十万元的高价位的同类产品相比, 优势极为明显。 与挪威极地探险邮轮运营商Hurtigruten以包机方式合作, 同时通过此前与飞猪形成直接合作模式的航空公司和酒店集团整合机票和酒店, 从而能够“ 减半”这款产品的价格给旅行者带来了没有缩水的南极旅游体验。 这也是飞猪以平台模式整合供应商资源的初衷。 崂山说:“目前, 我国传统旅行社实力存在问题, 相互挤压、相互排斥, 导致在海外目的地议价能力差, 中国游客多花钱却得不到应有的服务和体验。” 第二次南极游, 我们集中了70%-80%的中国市场与海达路德洽谈, 要求船提供1、2月份南极洲最好的船期和最优惠的价格, 终于可以为中国游客提供 与其他南极旅游产品相比, 价格几乎是‘一半’。”南极旅游向来对每年的游客数量、严格的环保要求、长途旅行和高昂的价格设定了很高的门槛。但它仍然是 难以阻挡越来越多中国游客对这片遥远大陆的热情。
       去年, 中国成为南极第二大游客来源地。据官方统计, 从2016年旅游旺季到2017年旅游旺季, 中国游客数量 登陆南极的游客从3944人增加到5000多人, 同比增长30.5%。 瞄准“普惠旅游”的冰商想要与传统旅行社和老牌在线旅游服务商竞争, 就必须拿出一些不同的产品。 “成熟的目的地很难判断我做得好不好, 所以我们从最困难的北极和南极开始。” 崂山说。 飞猪副总裁李文凯2月初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 飞猪一年多前就开始规划南极线产品, 主要目标是为中国年轻消费者带来平易近人的平价奢华旅游产品。” 我们不希望年轻人在贫困中旅行或享受旅行需要多年的积累。 “在崂山看来, 飞猪大幅下调旅游度假产品价格并不是同行的敌人。
       此前, 旅游产品批发商和消费者之间存在多个中介, 飞猪绕过这些环节, 直接调整产品价格。” 最底层, 通过发热目的地建立IP的模式, 吸引更多游客前往, 惠及整个产业链。 据飞猪介绍, 提供的信息显示, 第二个航行日期的年轻游客比例较第一个航行日期明显增加。对于海达路德而言, 午夜太阳号远征船之前的市场基准价格在12, 000美元至18,

000美元之间。 15000美元, 这么大的优惠幅度给飞猪的价格显然是 也是基于阿里巴巴平台背后超过5亿消费者的强大市场潜力, 以及进一步提升其在中国市场份额的考虑。 双方达成新一轮合作。 该协议将在2019年增加一个航行时间表, 多达2500人将能够通过飞猪的低成本南极游产品实现自己的旅游目的地的新发展。 海达路德CEO Daniel Skjeldam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虽然海达路德进入中国已有十年之久, 但2017年才开始在中国市场发力。通过此次与飞猪的合作, 他看到了 中国市场潜力巨大, 有信心在未来四到五年内, 中国游客的占比将从总接待量的5%提高到13%-15%。 如果南极IP的环境压力是说中国出境旅游爆发式增长从日本、韩国、东南亚、欧美等目的地向北极、南极等更多小众目的地延伸 是一个变化, 而更大的变化是被诟病的游客基本素质对中国游客整体国际形象的影响。 尤其是对环保措施最严格的南极洲而言, 在目的地方面, 国际南极旅游组织(IAATO)不仅对年度游客人数上限有严格规定, 而且对游客前往南极洲的行为也有明确规定。 . 也正因为如此, 飞猪组织史上最大的中国南极旅游团的行为, 是南极游的关键问题,

能否成功打造“南极专线”这样的IP。 游客的增加是否会给南极生态带来压力, 也是旅游和环保界关注的问题。 因此, 飞猪不仅提前向游客灌输保护南极环境的重要性和具体措施,

还通过在行前向游客推送相关规章制度等形式, 配合舰船举办讲座、调研活动和实地考察。 这样可以让游客对南极地区的地理、生物、历史和环境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从而自觉地规范自己的行为。 同时, 该船还采用一系列严格的设备规范和游览规范来指导游客进行南极之旅。 限制人们的行为, 例如在着陆前后对衣物进行消毒, 避免改变当地动植物的生长及其生存环境。目前, 到访南极的游客数量并未超过IAATO的限制, 中国游客的文明习惯正在逐步培养。
        这个过程也是一个教育过程。
        中国游客也在通过自己的行为改变对外界的固有认知。 午夜阳光号探险队队长卡琳·斯特兰德在飞猪首个航程结束后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 “我们刚刚完成了中国游客包机的首个南极半岛‘午夜阳光’之旅。 整个行程准备了一年多,

很高兴所有的预防措施, 比如野生动物保护规定都得到遵守和尊重。这是一次很棒的旅行,

这也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中国游客团 曾经带过。”